首頁 > 文化視角 > 正文

參悟“正”字理 探究明“心”——學習實踐陽明學的體會

山東省德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 田德清

日期:2019-07-31 08:29:54   來源:中國廉政網    點擊:

      “心學”是儒家的一門學派,最早可追溯自孔孟。今天我們交流學習的王陽明心學其內涵是什么?又是如何形成的呢?簡稱陽明學的王陽明心學,是以“良知”為德性本體,以“致良知”為修養方法,以“知行合一”為實踐功夫,以經世致用為為學目的的“良知學”。陽明學不是憑空而來的,它是在繼承并融合孔孟、釋道等心性學說的基礎上形成的。作為一朵奇葩,陽明學在傳承中國傳統文化、匡正社會風氣等方面已經和正在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立三歸心至至善,合一開源明明德。爍古燿今。”這副對聯,是本人通過幾年來的學習,對陽明學產生的由衷贊嘆!自認為,陽明學經過五百年的千淘萬漉,之所以能夠煥發出越來越奪目的光彩,是因為這門學問符合人性、適應潮流。其符合人性的本質特征,可以歸納為五個方面,即陽明學乃人性解放之學、乃人格平等之學、乃人心凈化之學、乃人文關懷之學、乃人倫教化之學。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心甘情愿!陽明學問世以來,之所以能得到許多世界級英雄豪杰的推崇,是因為它掌握了人心,發現了人心中的原子核“良知”,并告訴人們如何以“仁”去涵養“良知”,如何以“義”去致其“良知”,如何以“禮”去修習“良知”,如何以“智”去妙用“良知”,如何以“信”去堅守“良知”。“王陽明心學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也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根的堅實根基。”習近平總書記對陽明學之當代價值的肯定,為我們學習、實踐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杰出代表——陽明學,提供了根本遵循。下面,將自己幾年來學習實踐陽明學的體會向大家匯報一下,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匯報分四個部分:考正“明心路”,參悟“正”字理,正圓“光明心”,致用“正能量”。
 
       第一部分 考正“明心路”
 
       王陽明(1472—1529),名守仁,字伯安,世稱陽明先生,寧波余姚人,我國古代著名思想家、哲學家、政治家、教育家、軍事家、文學家和書法家。其精通儒、釋、道三家,且具非凡的軍事才能和精湛的文學藝術。他一生仕途坎坷,然治學不倦,成就卓著。他創立的“心學”思想體系,積極追求個性解放,沖破了“理學”的傳統觀念,堪稱學界巨擘。他的教育思想,敢于反對和突破舊道學的禁錮,具有濃烈的創新精神。陽明先生才高學邃,在哲學上提出的“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命題,沖擊了僵化的程朱理學,最終集“心學”之大成,開創了著名的“姚江學派”。其“心學”的思想本質,是強調個性化的發展、個人意愿的尊重及個體創造力的調動,其學說至今仍有很強的現實意義。陽明學不僅在當時而且在后世、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特別是東南亞尤其是日本,都產生過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陽明學猶如盤根錯節、枝繁葉茂的參天大樹,要想窺其門徑,必須理清主干,找到突破口、下手處;否則,猶如霧里看花——忽明忽暗。如何理清主干主線、窺其門徑?本人的體會是:在全面學習的基礎上,理清陽明先生心路歷程的主線,然后找準契合點,進行學思踐悟,不斷深化突破。那么,陽明先生心路歷程的主線體現在什么地方?體現在以下七句名言上,自認為,這七句名言,既是陽明先生心智成長的經歷,也是陽明學形成的過程:
 
       第一句是“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這句話,既是陽明先生成圣的根源和主線,同時也點明了陽明學的鮮明特質。“讀書做圣人”這個志向,是陽明先生在他十二歲與老師探討“天下何為人生第一等事”時,就已經立下了;在他十八歲到廣信府拜謁婁諒,得到“圣人必可學而至”的鼓舞時,就已經堅定了。自以為,他的這個志向,是他最終實現“萬物一體之仁”、“擴大公無我之仁”理想的根本前提和首要條件。
 
       第二句是“人須在事上磨,方立得住”。這句話,點明了陽明學的本質特征。立志不堅,終不濟事。立志不容易,能夠做到在各種考驗面前不退心更難。“爾等以落第為恥,我以落第動心為恥!”陽明先生立下成圣之志后,經歷了無數正反兩方面的考驗,無論是“修墓”還是“入獄”等,他都通過“事上磨”并交出了合格答卷!無數次的“事上磨”,不僅使他的意志更加堅如磐石,而且為其后面即將發生的質變作了量的積累和準備。
 
       第三句是“良知是你的明師”。這句話,既是陽明學的核心,同時又是對“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誤也”的詮釋。“某于此良知之說,從百死千難中來”。如果說前面遇到的是“千難”,那么在“龍場”面對的就是死亡的考驗。在言不通、毒侵蝕、病無醫、居無房、食無糧等殊死考驗面前,他睡在“石棺”里,把自己當成“活死人”,通過窮參“圣人處此更有何道?”終于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徹底實現了他立志成圣的夢想!
 
       第四句是“知行合一”。這句話,是陽明先生繼“龍場悟道”之后、貴州書院講學之時首次提出的。自認為,陽明先生在這里提出知行合一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克服“一念不善”,是為了讓學生通過辨是非、合知行克服私欲而契入“一”的境界而成為圣賢。陽明先生強調“精一”、“惟一”的目的,除了要求把“一”當成終極目標外,還在于嚴防學生把“心即理”、“人人有良知人人是圣人”當成口號而不肯下真實功夫,最后導致“竹籃打水一場空”。
 
       第五句是“致良知三字,真圣門正法眼藏。吾平生講學,只是致良知三字”。由此可以看出,“致良知”既是陽明學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陽明學的邏輯終點。陽明先生指出:“人孰無良知乎,獨有不能致之耳。”若不能“致”,即便良知天賦,也只是一種浪費。“心之良知是謂圣。圣人之學,惟是致此良知而已。”由此可見,“致”作為功夫,是成圣必不可少的條件。如果不從功夫入手、讓功夫上身,要想契入陽明學境界無有是處。
 
       第六句是“此心光明,亦復何言”。這句話是陽明先生追求的最高境界。徹悟性相一如的光明之心,是離語言相、文字相的。如果說陽明先生在“龍場”徹悟的“心即理”就是“體用不二”的境界,那么他發掘提煉的“致良知”最終所開顯出來的就是“此心光明”。“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團圓永無缺”。自認為,陽明先生在“龍場”悟道開顯的“光明”,與他教導學生通過“致良知”開顯的“光明”無二無別。
第七句是“圣人與天地民物同體,儒、佛、老、莊皆吾之用,是之謂大道”。自認為,這句話既體現了陽明先生兼容并蓄的博大胸懷,又彰顯了他了然明白、全體大用的磅礴氣象。這種胸懷和氣象體現在他以最小的成本、最小的代價化解最為繁雜艱巨的難題上,體現在他通過實踐“此心不動、隨機而動”而創造的以少勝多、以弱勝強、以最小成本取得最大戰果的典型上。心有定主、化繁為簡、化難為易的妙用,生動體現了陽明先生“事理圓融、事事無礙”的高超境界。
 
       第二部分 參悟“正”字理
 
       考正“明心路”,只能說與心學搭上了線,但仍屬“門外漢”,不明就里。要想契入,還有很長的路。為此,我進行了不斷的學習、不懈的努力。終于有一天,在聽全國心學權威——浙江大學哲學系、博士生導師董平教授的心學講座時,感覺一下子找到了這個入門的突破口。這個突破口是什么呢?就是一個字,這個字就是“正”字。“正”,從一從止。守一而止,是這個字蘊含的意思。“一”是什么?“一”就是道;“止”是“止”什么?就是“止”私欲。守一止欲,充分體現了陽明學最重要的“致良知”思想。從這個意義上說,“致”就是“正”,“致”良知就是“正”良知。陽明先生曾說:“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道心之失其正者即人心”。突然的醒悟、高度的契合,令我激動不已!我把體悟這個“正”字的情況迅即告訴了董平教授,董平教授即刻給予了肯定。盡管如此,但由于當時學得還不夠系統、不夠深入,心里還是有點不安。直到后來,在系統學習陽明先生《大學問》時,心才落了地。
 
       陽明先生在《大學問》中說,什么叫修身呢?這里的修身指的是為善去惡的行為。因為心的本體本來沒有不正的,但是自從有了意念產生之后,心中才有了不正的成分,所以凡是希望正心的人,必須在意念產生時加以校正,若是產生一個善念,就象喜愛美色那樣去真正喜歡它;若是產生一個惡念,就象厭惡極臭的東西那樣去真正討厭它,這樣的意念就沒有不誠正的,而心也就可以得正了。然而,意念一經發動、產生,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惡的,若不及時明白區分它的善惡,就會將真假對錯混淆起來。這樣的話,雖然想使意念變得真實無妄,實際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想使意念變得純正的人,必須在致知上下功夫。若想辨別善惡以使意念變得真誠無妄,其關鍵在于按照良知的判斷去行事。為什么呢?因為當一個善念產生時,人們心中的良知就知道它是善的,如果此時不能真心誠意地去喜歡它,反而背道而馳地去遠離它,那么這就是把善當作惡,從而故意隱藏自己知善的良知了。而當一個惡念產生時,人們心中的良知就知道它是不善的,如果此時不能真心誠意地去討厭它,反而把它落實到實際行動上,那么這就是把惡當作善,從而故意隱藏自己知惡的良知了。象這樣的話,雖然說心里知道但實際上跟不知道是一樣的,那還怎么能夠使意念變得真實無妄呢?如果對于良知所知的善意真誠地去喜歡,對于良知所知的惡意真誠地去討厭,那么他的意念就可以變得真實無妄了。所以說,要想致知的話,必須在格物上下功夫。“物”就是事的意思,凡有意念產生時,必然有一件事情,意念所系縛的事情稱作“物”。所以《大學》中說,系于事上的心念端正后,知識自然就能豐富;知識得以豐富,意念也會變得真誠;意念能夠真誠,心情就會保持平正;心情能夠平正,本身的行為就會合乎規范。雖然修身的功夫和條理有先后次序之分,然而其心行的本體卻是始終如一的,在這一點上是不能有一絲一毫欠缺的。由此可見,格物、致知、誠意、正心這一學說,闡述了堯舜傳承的真正精神,也是孔子學說的心印之所在。
 
       找到了正根,受到了肯定,堅定了信心。從這以后,我對作為心之本體的良知作了進一步明辨、體認。良知,看不見、摸不著,但又離不了,到底是個什么樣子呢?陽明先生《答南元善》的信,對我增進很大。陽明先生說:“蓋吾良知之體,本自聰明睿知,本自寬裕溫柔,本自發強剛毅,本自齊莊中正、文理密察,本自溥博淵泉而時出之,本無富貴之可慕,本無貧賤之可憂,本無得喪之可欣戚、愛憎之可取舍。”自認為,信中的“八本”,就是陽明先生對良知功能的全景式描繪。其中,前“五本”是對良知的天性特征的描述,后“三本”則是對致良知后的心靈狀態和精神境界的描述。自認為,陽明先生“龍場悟道”實際上悟的就是“良知”二字,盡管當時陽明先生還沒有把這個詞發掘提煉出來,但其中的意境已經顯而易見;雖然這個東西在當時“唯恍唯惚”沒有名字,但它所產生的巨大力量,使得陽明先生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他身心、言行的變化可以看出:開悟前是“我在活著”,開悟后是“我看著我在活著”;開悟前是當局者迷,開悟后是旁觀者清;開悟前是以局部看局部、以現象看現象,開悟后是以整體看局部、以本質看現象;開悟前是“我”在矛盾中生活,開悟后是“我”在圓滿中存在。陽明先生悟透根本、妙用其心所產生的巨大變化,更加堅定了我探究陽明學的決心。
 
       第三部分 正圓“光明心”
 
      “光明心”源于良知,是致良知、入圣境的標志。如何開顯“光明心”?自認為,應該而且必須在知行合一上下功夫。在本體上知行本是合一的,只不過被私欲所隔斷,這是陽明先生所說的“知行合一”的理論根源,也是陽明先生立言的宗旨。這一宗旨要求我們必須弄清知行合一的真實內涵,并通過下功夫把“知”和“行”合起來——克治私欲,以便達到人心與道心合一的目的。由此可以看出,“良知”學說與“知行合一”是互為表里、不可分割的。知行是手段,合一是目的。“若論圣人大中至正之道,徹上徹下,只是一貫”。進一步的明辨、體認,使我認識到:要想恢復原本的“光明心”,必須通過知行合一在省察克治私欲上下功夫;否則,效果就會打折扣,甚至會出現問題。那么,如何才能使自己良知的太陽,永遠掛在碧藍純凈的心空之上?為此,陽明先生用形象的比喻作了開示。他說:“圣人之知如青天之日,賢人如浮云天日,愚人如陰霾天日”。個人認為,這三句話,就是恢復我們“此心光明”的上中下三策:下策,透過云縫看太陽,即所謂的“撥云見日”,這種方略很費力、很難收效,往往存在于愚人的心境中;中策,吹開云團看太陽,即所謂的“開云見日”,這種方略費力不少,但反復太多,往往存在于賢人的心境中;上策,跳出云層看太陽,即所謂的“破云見日”,這種方略很輕松、很有效,就像坐上飛機,不管地面如何陰雨綿綿,一旦沖破云層,便見晴空萬里,這即是圣人的境界!陽明先生用形象的比喻所做的開示,指明的是方向性、目標性的“上達”境界,其目的是想通過開顯“上達”境界堅定我們不斷攀登高峰的決心。要知道,“上達”是境界,“下學”是功夫。如不在“下學”上下功夫,是不能領略“上達”境界的,這與“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所說的道理是一樣的。
 
       如何是“上達”?什么是“下學”?“上達”與“下學”是什么關系?怎樣在“下學”上用功?答案就在陽明先生回答學生陸澄請教如何通達天道功夫的開示中。陽明先生說:“后儒教人,才涉精微,便謂‘上達’未當學,且說‘下學’。是分‘下學’、‘上達’為二也。夫目可得見,耳可得聞,口可得言,心可得思者,皆下學也;目不可得見,耳不可得聞,口不可得言,心不可得思者,‘上達’也。如木之栽培灌溉,是‘下學’也;至于日夜之所息,條達暢茂,乃是‘上達’。人安能預其力哉?故凡可用功、可告語者皆‘下學’,‘上達’只在‘下學’里。凡圣人所說,雖極精微,俱是‘下學’。學者只從‘下學’里用功,自然‘上達’去,不必別尋個‘上達’的工夫。”這段話的意思是說:“后世的儒者教導人,才涉及精深細微之處,就說這是‘上達’的學問,現在還不到學習的時候,然后就去講‘下學’的功夫。這是將‘下學’與‘上達’分開了。眼睛能看到、耳朵能聽到、嘴上能表達、心里能想到的學問,都是‘下學’;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到、嘴上說不出、心里沒法想的學問,都是‘上達’。這就好比種樹,栽培、灌溉即是‘下學’;樹木日夜生長、枝繁葉茂,即是‘上達’。人又怎能強制干預呢?所以,那些可以用功、可以言說的都是‘下學’的功夫,而‘上達’就包含在‘下學’里。但凡圣人所說的道理,即便再精深、微妙,也都是‘下學’的功夫。為學之人只要在‘下學’上用功,自然能夠‘上達’,不必去別處尋找‘上達’的功夫。”個人認為,“上達”雖不是功夫是境界,但“上達”這個境界是要通過“下學”這個功夫來開顯的。在致良知時,人們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把本體當功夫,聽了“人人都有良知”,就覺得自己已經良知光明,發揮自己的良知就可以像陽明先生那樣灑脫自如、建功立業。陽明先生曾說“某于此良知之說,從百死千難中得來,不得已與人一口說盡。只恐學者得之容易,把作一種光景玩弄,不實落用功,負此知耳。”陽明先生是經過百死千難才得良知之說、才得運用之妙的。“操舟得舵,平瀾淺瀨,無不如意。雖遇顛風逆浪,舵柄在手,可免沒溺之患矣。”陽明先生在出征思田的途中曾對學生講,“堯、舜生知安行的圣人,猶兢兢業業,用困勉的工夫。吾儕以困勉的資質,而悠悠蕩蕩,坐享生知安行的成功,豈不誤己誤人?”所以,有志于修身的人,不要問“上達”的功夫,要兢兢業業“下學”,功夫到了,自然能“上達”。好比寫文章,扎扎實實學,認認真真寫,功夫到了,文章自然好,文章好了,自然讀者喜歡、關注、贊賞。
 
      “天地雖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雖凡夫俗子,皆可為圣賢”。陽明思想的核心是完善人格之道,但這條道決不是苦行之道。他有個口頭語:“常快活便是真功夫”。他在給學生黃勉之的信中說:“樂是心之本體。仁人之心,以天地萬物為一體,忻合和暢,原無間隔……時習者,求復此心之本體也。悅則本體漸復矣……時習之要,只是謹獨。謹獨即是致良知。良知即是樂之本體”。如何讓致良知變成找快樂的“欣悅”?個人認為,要想快樂,就得忘我。忘我才能成我。這個相反相成的通道包括兩個支點:一是,以天地萬物為一體,把小我與族類大我融為一體,“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二是,“君子之學,為己之學也。為己故必克己,克己則無己。無己者,無我也。世之學者為其自私自利之心,而自任以為為己,漭焉入于隱隳墮斷滅之中。”這段話蘊含的道理很深刻。主要意思是,要想體會本體良知之快樂,必須掌握并運用好擴充、克己法,即通過用擴充使我大起來、用克己使我小至于無的方法對身心進行反復的嚴格的訓練。這樣,快樂之心、智慧之心、光明之心才會開顯出來。
 
       第四部分 致用“正能量”
 
       從開始到考正、從考正到參正、從參正到圓正,一路下來,有的聽后可能受到啟發,有的可能忽明忽暗,有的可能一頭霧水,遠不如看《明朝那些事兒》、《明朝一哥王陽明》、《傳奇王陽明》等來的快活。俗話說,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自認為,熱鬧、門道是同一個本體,熱鬧即門道、門道即熱鬧。熱鬧與門道雖為一體,但好多人喜歡熱鬧,不深究門道。如果只熱衷于“只知其然”的熱鬧,不明白“其所以然”的門道,那么就會“一葉障目”。由于對理事不能圓融為一,就不能看清事物的真實面目,就會犯迷糊,更談不上真實受用,這樣就失去學習陽明學的意義了。我們知道,人人都有良知,但為什么會有圣賢愚的差別?原因就在于在致良知這方面所下的功夫如何了,如用功不力或不到位就難以產生相應的效果。因此,要想不斷提高等級,就必須在看熱鬧的基礎上把門道弄明白、搞清楚,達到理事不二、性相一如。為什么?因為我們日用而不知的良知,猶如“金礦石”,盡管這個“金礦石”是提純金子的原料但仍屬“毛胚”,不能用或者說不好用。只有通過冶煉技術把“金礦石”提煉成金子,才能起大用、起妙用。這里所說的冶煉技術,既包括悟性也包括實踐。在這方面,很多“大人物”為我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被譽為“同治中興名臣”的曾國藩,一生都崇拜陽明、效法陽明。近代以來,孫中山、蔣介石、楊昌濟、毛澤東等都十分強調陽明學。毛澤東青年時期的導師、后來的岳父楊昌濟是陽明先生“知行合一”學說的忠實信徒。在他的關心、支持和影響下,毛澤東認真閱讀、批注了《王陽明全集》,還寫了一篇題為《心之力》的文章,這篇文章就是按照陽明學的路子闡述的。他把陽明學歸納為:一在貴我,二在通今。貴我者,“橫盡虛空,山河大地,一無可恃,而可恃者唯我”;通今者,“豎盡久劫,前古后今,一無可據,而可據惟目前”。所謂“貴我”,就是指“心即理”;所謂“通今”,就是指“知行合一”。這種跳進去、跳出來且能為我所用的創造性吸收、靈活性運用的精神;不僅對我們突破、領悟、契入陽明學極具啟發作用,而且對開顯境界、以體起用、變化氣質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要想通過真學習、起變化、得受用,必須悟通“心即理”、開顯“正能量”。大家知道,能量有正有負、有大有小。心之正能量,是從根本而來,是從守一止欲而得,是光明而正大的;而心之負能量,是以“我”為中心,是從意識中而來,是從私欲中而出,是暗淡而渺小的。心之正能量具有慈善、包容、柔和、寧靜、靈動等特征;而心之負能量具有自私、抱怨、妄動、狹隘、僵化等特征。當然,悟通“心即理”需要一個過程,不能著急;讓心之正能量迅速顯發也不現實,需要不斷努力。特別是在剛開始時,由于對良知本體體認不到位、不自覺,開顯時往往“忽如其來、忽如其去”,不容易把握,需要反復訓練、嚴格校正。近年來,通過學習,在這方面有點粗淺體會,愿意在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近幾年,本人雖然在《人民網》、《新華網》、《民主與法制》等國家級刊物發表過不少相關文章,但其中的兩篇充分體現了良知的作用,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篇是《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夢想成真》。這篇文章是在黨校學習聽老師講“文化自信”時,突然感通了良知,大腦迅即呈現出“火箭”字樣和圖形,我即刻把“火箭”草圖復制下來,并及時填充相關內容。這篇文章寫成后發到新華網,第二天就發了出來。另一篇是《“楓橋經驗”在陵城的創新與發展》。這篇文章也是通過感通良知、大腦透出“光亮”而產生的。這篇文章在當時產生了“轟動”效果,各級媒體進行了報道,中央、省、市、區新聞媒體還采用專題片等形式進行了立體化、多角度的播報。后來,我還以《穿越時空“亮點”出 飛架兩橋“彩練”現》為題,撰寫了體會。如果說以上在寫作方面的粗淺體會,是屬于“知”的層面;那么在下面工作的粗淺體會,就屬于“行”的層面。前年下半年,組織讓我帶領市委督導組進駐某縣督導十九大安保工作。面對業務不熟、情況不明、目標剛性的急難險重任務,我采用陽明先生的“此心不動、隨機而動”,努力做到“先勝而后戰”:先勝,就是首先在腦中規劃、計算、運籌,在心中發動,在意中執行;后戰,就是在上述基礎上再展開行動。這樣,事情就顯得非常順利,即使有很大困難,也不會感到痛苦、糾結、無助、被動,并且能夠在行為的過程中始終保持高度警覺、防患未然,超前謀劃、先期處置,應機對癥、恰到好處。通過一個多月的先勝后戰的“定心性”、“事上磨”,終于順利圓滿地完成了任務。為此,還被記個人二等功一次。
 
       幾年來,在單位領導和同志們的關心、支持和幫助下,雖然說在學習實踐陽明學方面有了一些進步,但還存在不少困惑的地方,需要今后繼續努力,也希望大家多提寶貴意見!最后,我把自己填寫的一首詞奉獻給大家:
 
浪淘沙•悟心學
 
格物致良知,
 
心性窮思,
 
天地萬物皆如是。
 
霧里看花最難識,
 
誰為我師?
 
至心憶往事,
 
伯安成志,
 
陽明心學傳要旨。
 
如日當空萬象照,
 
原來如此。
 
山東省德州市委政法委副書記 田德清
評論排行
返回頂部
河南22选5走势图下 山东省11选5胆拖查询表 河北快3和值走势图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 北京麻将 中国股票指数最高是几点 体彩p5走势图乐彩网 辽宁快乐12选5铁号码 秒速赛车属于赌博吗 qq股票推荐 幸运快三开奖历史 新11选5 杀号 广东36选7走势图分析走势图 红中麻将技巧